又被阿德插了好幾箭……

先說,「卡地亞」是玩笑話,我沒有那麼拜金。

(如果我真的那麼拜金,我就不會這麼傷心了)

所以說,被戳到的不是這個。

 

 

 

 

這幾天晚上睡的不是很好,可能也是晚睡的原因,也可能是季節的關係。

我說過,我身邊的朋友過的好,我會很開心,過的不好,我同樣的會很難過。

小時候老師總是跟我們說,小時候的朋友、同學是走的最長久的。

當時,當然不以為意。

長大後,發現小時候的玩伴是細水常流的。

偶而的一封簡訊,約打牌,聊天時的節奏都是一樣,

縱使各奔東西,但說真的,就算再遠心裡總有對方的存在。

我總會遺憾,我沒有好好的去經營我國中同學的關係。

國中畢業後,就散了。現在都覺得我的人生缺了一塊拼圖似的。

可能是年底,會想的比較多。

等一下還有高中同學的聚會,現在的高中同學都說我真的是萬能幹部。

剖析自己,原來自已人身的價值是建立在別人的評價中,

在面對人際關係,我並沒有自己想像的不在乎。

我總說服自己「道不同,不相為謀」

 

 

知道我想講什麼了嗎?

阿德先生,我被你戳到的那句話。

「我們沒有這麼熟」

我忘記太多事情。

我與高中同學相處的模式對待現在的大學同學。

在大學威信的模式並不存在了,但是我已經無力改變。

也不是無力改變,我承認我的消極。

我很正式的向你道歉,

我應該審慎的面對人際關係,還有我的發言。

 

我的朋友們,

  聖誕節快樂!

  新年快樂!

 

tanya4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