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阿琴,我們等妳回家過年」

「媽,我有掃地、拖地、花都有澆,妳放心修養,我們會在家等妳。」

大姑姑走了後,我們一直回憶著的大姑姑的一舉一動。

我會陪大姑姑去看醫生,當何醫師說:癌的指數維持很穩定的時候,

大姑姑總是很高興,大姑丈也比較放心。

我們家很依賴大姑姑,因為大姑姑是我爸爸那邊家族的老大。

任何表叔、表姑看到大姑姑都敬稱大姊。

大姑姑是個很厲害的女人,真的。

她很成功的撐起這個家。

 

 

那天照片送來的時候,我眼淚掉下來,

選了這張照片,有點陌生。

這張照片是大姑姑的身份證相,

那時候大姑姑還沒被診斷出大腸癌,還很健康,臉頰很豐腴。

笑起來很慈祥,就好像看著我們,很溫柔的一笑。

「琬宜ㄟ,這包子好吃喔!」

 

「為什麼會這樣,前幾天不是才好好的嗎?」

我不知道這麼回答我表姊這個問題。

星期五考完放假,跟同學吃完飯。

星期六醉生夢死睡了一整天,

我才想說,我開始放假後我來陪大姑姑,好讓大姑丈去上班。

但是星期日,我爸回到家臉色很凝重,「妳大姑姑危險了」。

下午加護病房探病時間,我趕去的時候,

看到大姑姑做氣管插管,因為怕大姑姑撥開身上的儀器所以兩手綁住。

我爸爸跟我說:「琬宜,要叫人,叫大姑姑。」

我真的很想叫大姑姑,軟軟的叫一聲大姑姑。

但是那一刻我什麼聲音都沒有發出來,

我任何聲音都沒辦法出口,因為我怕,我聲音出口就暴哭。

這兩三年,我大姑姑對我們家真的很好,

好的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。

我覺得在加護病房真的很煎熬,每天二次探病,一次只有半個小時。

下次,不知道情況會怎樣。

 

我覺得,很遺憾的是我表姊或許心裡會很內疚,如果,那時候在媽媽身邊就好。

那時候發出病危通知的時候,我叫我表姊回來的時候,我心裡一直在想:如果我早點開口就好了。

那時候,我最害怕的是,我表姊沒有見到大姑姑的最後一面。

不是我表姊會遺憾,我也會對我表姊很愧疚。

我大姑姑要開始享福了說,好不容易我表姊大學畢業,

在學校服務,待遇不錯又很穩定。

但是……雖然很自私,

不過我一直盼望,等我表哥娶了,我表姊把就貸還完。

我大姑括都看看我表哥表姊幾年,

我表姊也不會這麼遺憾。

現在也希望大姑丈好好保重。

畢竟表哥表姊很需要我大姑丈。

 

大姑姑,我告別式那天正沖。

我沒辦法去送妳,希望妳一路好走。

大姑丈幫妳準備了很多妳帶的走的錢,在路上需要什麼就買,千萬不要手軟。

而表哥、表姊我會把他們視為自己的親兄姊一樣,未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,

我會盡我的力量的。

妳也要保佑大姑丈身邊健康,

表哥找到好姻緣,表姊工作穩定,未來找個好歸宿。

妳是個可敬的長輩,真的。

我很愛妳。

 

tanya4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